希丁克掛帥國奧面臨三大挑戰

2018-09-12 10:28:13 来源:互联网

  隨着足協10日官宣希丁克掛帥U21國家男子足球隊、全力衝擊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參賽權,中國男足歷史上也第一次出現由兩位世界級名帥同期執教兩支國字號球隊的局面,這既體現了足協重視各級國家隊建設的努力和決心,但理性來看也將面臨三大挑戰。

  希丁克和納比都是經驗豐富的世界名帥,他們的執教成績也都十分出色,但兩人在足球理念、組隊風格和管理模式上,都有着鮮明的個性標籤。

  挑戰一:能否良性互動?

  在執教理念上,希丁克更加強調高強度的跑動和逼搶,對體能和身體素質要求極高,比如他執教過的2002年世界杯上創造歷史最佳戰績的韓國隊,以及2008年歐洲國家杯上擊潰「橙衣軍團」的俄羅斯隊,都有這種「跑不死」的特點。而且,希丁克還在執教1998年世界杯上的荷蘭隊時,帶領那批高水平的球員,踢出過激情四溢的攻勢足球,可見他執教風格多樣,有着較強的適應和改造能力。

  納比在擔任國家隊主帥近兩年來,曾提出過「大國家隊」理念,也嘗試過盡可能地將有潛力的年輕球員帶到國家隊中,這意味着兩位2006年世界杯上做過對手的主帥,未來將在年輕球員的培養和徵調上,存在交集。另外,從各級國字號球隊技戰術風格統一的需要來看,兩位都是年過七旬的老帥,也需要為中國男足在理念上延續性的發展,做好重要的研討和溝通。

  但一個不確定因素是,率領中國男足在12強賽上展現出全部水平的納比,在明年1月的亞洲杯結束後合約也將到期,能否與中國足協續約,是一個未知數。這將關係到國家隊備戰下一個世界杯周期的計劃。

  而此時希丁克的上任,也被一些業內人士解讀為,中國男足在成年國家隊建設上的「雙軌制」模式。他與納比團隊是否能長期共存、良性互動,將是一大看點。

  挑戰二:能否提升能力?

  希丁克上任後時間緊迫,首先要參加明年3月舉行的U23亞錦賽外圍賽,從而進入到2020年初舉行的亞錦賽正賽,屆時16支球隊將爭奪3個東京奧運會的參賽名額。從以往戰績來看,連續缺席了倫敦和里約奧運會的中國國奧隊,想要從中爭得一席,難度不言而喻。

  主要由1997年齡段球員組成的國奧隊,目前還沒有展現出讓人放心的技戰術能力。2016年,當時還是李明帶隊的97國青,在亞青賽中三戰未嘗勝績小組墊底,成績尚不如小組賽曾擊敗日本殺入16強的1995國青。2017年至今,無論是重新選拔和組建這支球隊的孫繼海,還是曲靖四國賽之前接手的沈祥福,在他們的努力下,這支球隊雖已逐漸成形,但大賽競爭力還很有限。

  而且,這個年齡段的球員往往踢球的習慣和技術能力已經成形,希丁克生涯雖然履歷輝煌,但執教的都是成熟的職業球會和國家隊。面對可能在許多方面都需要提高的21歲以下年齡段球員,這位71歲的老帥,能否在生涯末期,再耐心地從青訓細節入手,去盡可能提升這些球員的比賽能力,將對他是一大考驗。

  挑戰三:能否學到真經?

  不管是國家隊還是聯賽,近年來中國足球已經成為世界名帥的「集散地」,有納比這樣的成功者,也不乏卡比路等黯然下課的例子。

  對中國足球來說,在獎杯和榮譽之外,其成功經驗或者失利教訓,執教理念和管理模式的可取之處,是應該留給中國足球的東西。

  誠然,名帥登陸時,從助理到體能教練,甚至後勤人員都是清一色的「原裝進口」,但中國足球應當有主動學習的精神和意識。納比在第一次簽約恆大時,俱樂部力主派到教練組的李鐵,目前已經可以在職業聯賽獨當一面,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如今沈祥福以及其他本土教練,能否從與希丁克的共事中,將高水平執教理念真正學到手,也是要重視的一方面。

  此外,在近幾年男足成績難有突破的現實水平下,也要理性看待外教能夠拔高球員的高度。因此,中國足協更應保持定力,吸取「豪賭出線權」的歷史教訓,要在重視國家隊建設、配備高水平外教的同時,更要以同樣的力度、投入和決心,做好足球普及、本土教練員培養、青訓體系的夯實以及職業聯賽的規範,這才是中國足球長遠發展的內核驅動力。   (新華社北京報道)

赢家联盟